大師的另外一種教育——從《胡適家書》說起

來源:嘉峪關日報2020年06月09日字體:

不要試圖對胡適這樣的人物說三道四。但討論現代教育,卻繞不開胡適。

胡適對于中國現代教育是有不世之功的。

他接受過全面的傳統教育和西學。1895年至1903年(4歲到12歲)他在故鄉安徽讀過九年私塾。1904年至1909年在上海先后進過四所新式學堂。1910年至1917年又在美國度過了七年的留學生涯,先后在康奈爾大學和哥倫比亞大學選修過農科和文科。胡適一生獲得過35個榮譽博士學位。蔡元培贊其“新學深沉”“舊學邃密”,可謂一語中的。

他放膽創造,為新教育勇開先河、肇造新制。留學歸國后,胡適先后在北京大學、中國公學光華大學執教,曾任中國公學校長,北京大學教授、教務長、文學院長、校長。他71年的生涯中在大學總共工作了30多年。在民國時期的大學體制改革方面,胡適做出了不可抹殺的貢獻。由于他的倡議,北京大學(時蔡元培任校長)率先成立了評議會,賦予了教授對學校管理的發言權。1919年正式改用西方大學的選科制與分系法,并成立了各科各門研究所。1920年春季在北大始招女旁聽生,暑期正式招收女生,開我國大學男女同校的先河,實現了他所倡導的男女“接受教育權利平等”。推動教育立法是胡適終生不懈的奮斗目標。早在1922年他就參與了壬戌學制的制定,身為北京大學校長的他是新學制的主要起草人。他主張體制改革的重心定位于中等教育,將小學7年,壓縮為6年;中學由4年延長為6年,分初、高兩級,為新學制所采納,沿襲至今。

他革故鼎新,探索教育“再造神州新文明”的路徑。作為舊時代過來的新人的表率,胡適的教育思想中,不僅融入了杜威思想等西學理論,而且立足于中國社會的歷史文化特點與現實狀況的結合。早在求學時代,胡適就將教育問題與實現“中國夢”緊密聯系在一起。胡適的中國夢就是“再造神州新文明之美”。他認為,派員留學只是一種過渡之舟,權宜之計;萬世久遠之圖是振興國內教育,為神州造新文明,這樣才能急起直追,“有與世界各國并駕齊驅之一日”。發展教育,胡適最為看重的是增設大學。他認為興辦大學應落實研究能力的培養,真正的大學必須進行獨立的科學研究,培養訓練有素的科研人才。1917年胡適率先引進美國大學的研究院建制,創辦了北京大學的第一個研究所——哲學研究所,并親任主任。與大學應重視科研緊密相連的是,胡適認為大學應該倚重大師。二十世紀30年代,胡適為北京大學引進的大師級人才,有錢穆,聞一多,湯用彤,馬敘倫,丁文江,吳大猷,饒毓泰等,為北京大學中興奠定了師資基礎。

胡適在1916年1月25日的日記中寫道:“今日造因之道,首在樹人;樹人之道,端賴教育?!痹诤m看來,樹人重在培養學生的個性和主動研究精神。他認為中國一千年演進出來的書院制度有一種獨創的傳統,那就是注重自修而不注重講授。這種“自動的研究精神”就是人才成長強大的內在動力。所以,他認為選科和擇業都要從個人興趣和特長出發,這樣才能獲得自動的研究的主動。為此,他主張大學要多開選修科,以培養多方面的人才;要打破文理科壁壘,讓文科學生多懂一些科學,讓理科學生多了解一些世界思潮和人生問題。

為了培養訓練有素的科研人才,胡適特別看重培養學生的思想方法和治學態度,引導他們進行自主探究性學習。胡適“科學方法”的精義,被概括為“大膽的假設,小心的求證”10個字。所謂“大膽”就是要敢言前人所未言——假設不大膽,不能有新發明;所謂“求證”就是尊重事實,尊重證據——七分證據不能說八分話——小心求證,貴在齊全、充分、適用的證據。光假設不求證就會流弊無窮,所以應該以開拓創新的精神不斷挖掘新材料,尋求新突破。

胡適提倡的治學態度就是看問題、做學問能夠持一種批判和客觀的態度,不易陷入偏見武斷和盲目接受傳統與權威的陷阱?!芭c不疑處有疑方是進矣”是胡適的治學格言;“必須自己能夠不受人惑,方可希望指引別人不受人惑”是他對首屆北大哲學系畢業生的贈言。為培養新型創新人才,胡適還十分注重教師的教授法。他認為不改變教學方法,教育就不會有長足的進步。他提倡的教學方法是注重自修,注重討論,培養學生比較和批評的能力,鼓勵學生質疑問難。

胡適的教育思想中還有一個十分重要的內容,就是教人如何讀書。他精辟地指出:“問題是知識學問的老祖宗”,“沒有問題的人們關在圖書館里也不會用書,鎖在試驗室里也不會有什么發現?!彼爬ń鉀Q問題的五個步驟:一產生疑問,二明確難點,三如何解決,四解決方法,五予以證實。胡適強調在讀書過程中辯證處理“精”與“博”的關系。所謂“精”就是:眼到、口到、心到、手到。眼到指識字,口到指誦讀,心到指領會含義,手到是寫出心得?!安本褪情_卷有益,他認為,只有博覽群書,才可以精讀一書。以讀攻讀,他把這種讀書方法叫作“致其知而后讀”……

整個胡適的年譜,幾乎就是一本教育年譜。盡管胡適并沒有刻意地去發明、提煉有關教育的名言,但他的教育實踐和思想卓然領袖于中國教育現代化的歷史中。然而胡適留給歷史的背影卻是一個社會活動家,一個政治化的文化人……而作為一個徹底的自由主義者,胡適在政治上的智慧要遠遜于在教育方面。

《胡適家書》卻并不談教育,就是一些實實在在的家信,但實在是一個極好的教育樣例。

胡適的家書,很大一部分是寫給自己母親的,主要是致敬問候、行程平安、錢物寄遞、家人往來等等,確系家庭瑣事,是完全意義上的家書。其中,對母親的恭順關切,真誠動人。即便是在抗拒母親催婚的事情上,也是極盡所能說服勸導,而不敢妄言厲色,并最終妥協娶了家庭包辦的妻子江冬秀。胡適對母親的孝順,源于母親嚴而有度的家教,更緣于他對母親的敬愛。胡適的母親出身于貧民之家,為改變家庭生計續弦嫁給大她幾十歲的胡適的父親,卻又在23歲時喪夫守寡,四十多歲便因病去世。自己不識字的母親卻不惜變賣首飾、借貸親朋來支持胡適讀書。母親對求學的重視為胡適日后孜孜以求的學問之道,打下了扎實的基礎,也樹立了最好的榜樣。

反過來,胡適對母親的尊重孝順又為我們樹立了為人子的典范。

一是敬。胡適給母親的家書主要是靠他人代讀,但這絲毫不影響胡適在寫信時文辭端正誠懇,言語恭敬虔誠,對母親的牽掛、叮囑細致入微;甚至,旅途中所見新鮮事,也不忘記告訴母親:“(家書)做于新銘舟中,時舟行黑水洋,水皆作黑色也?!薄懊绹胝{之法,殊不佳,各種肉食,皆枯淡無味……兒所喜食者,為一種面包,中加雞蛋,或雞蛋火腿,既省事,又省錢又合口味?!彪m然母親識字不多,他照樣將自己偶然所寫的詩詞,也寫進家書讓母親知曉,決不輕怠?!按号┫髑?,萬山積素一時無。欲檄東風討春罪,奪我遙林粉本圖?!薄啊褚岩?,空對此,月新圓,清光脈脈如許,誰與我同看……”“早起開門,/送出病魔,/迎入新年。/你來的真好,/相思已久,自從去國,直到今年。/更有些人,在天那角……”

甚至于,“現歐洲有大戰事,世界強國惟美國、日本、意大利及南美諸國未陷入此戰火中。交戰之國如下:德國、奧國(又名奧地利)為一組;英、法、俄、比、塞維亞為一組,兩組交敵?!边@般世界大事也要奉告母親;甚至于,將言語說不清楚的“西人用的插拐”(助行雙拐)用圖畫給母親,為侄兒病足所用……用心如此,罕有其雙!

二是順。從胡適寬容平和的性格看,幼小時胡適對母親的教誨應當是“惟命是從”的;等到長大成人,甚至留洋海外,對母親的囑咐、要求也是敬諾恭行。特別是在和江冬秀的婚事問題上,深受西方文明熏染,深以民主自由為然的新文化拓路者,卻能放下自己昌言的新學觀點,推開“智識平等”的時尚女郎,維護母親一諾千金的尊嚴,決然完成了這一樁包辦的婚事,而且差不多也算是做到“從一而終”了吧。在當時和后來,有多少人攻訐謾罵,他都不為所動。這個婚是為“壽吾母”而結的,但結了,就要去維護、經營——或許未能順己之心,但一定要順母之意,這般行止,除了孝子之德,是否也有點古君子的風范呢?

胡適的另外一大部分家書是寫給妻子江冬秀的。胡與江的婚姻,已是大家所熟知的歷史奇卷,不必贅言。在胡適寫給江冬秀的家書中,我們能感受到這位在閱歷、見識、學識、名望、地位上冠絕一時的“新式人物”,對各方面都難與自己相提并論的“小腳夫人”真誠的尊重、友善的包容、理性的隱忍。他鼓勵她勇敢地放足,“為一鄉除此惡習”;他勉勵她學寫字、學文化,對她來往書信中的錯別字一一予以糾正;他把大千世界的景象和道理講給她聽,希望能夠擴開她的視野和心智……盡管,就像立志改造這個世界一樣,胡適最終也沒能改變江冬秀太多,但他還是不離不棄和她一起走完了人生的路途。盡管,這樣一對錯位的夫婦,沒有情感層面的深刻相融,但在家庭地位上、在人格尊嚴上、在物質條件上,胡適還是努力地給予江冬秀平等、理解、寬容、體貼。而江冬秀,為了捍衛自己的地位,雖時不時河東獅吼,卻也盡其所能,理解、支持、照顧胡適及孩子,算是盡到了自己的本分。

胡適對母親的孝順,有人斥其為愚,我愿贊其為誠——誠其敬母的心意!胡適對妻子的態度,有人斥其為偽,我愿贊其為真——真擔丈夫之職!合而論之,胡適堪為一個真人。在那個大破大立的時代,敢愛敢恨的真人很多,但作為教育家的胡適,在家庭教育上給我上了很好的一課,那就是,該怎樣做兒子、做丈夫、做父親,做孩子的榜樣,擔負一個男人的責任。

補充說一點,對于胡適的研究,從前是海外熱而內地冷,后來是內地的研究著作倍速超越。2003年安徽教育出版社出版了煌煌44卷本《胡適全集》,算是對這位同鄉巨擘立起了一座文字的豐碑。而胡適傳記,已有10部之多,胡適本人的著作也多種重印、選編。金城出版社2013年從《胡適書信集》(上、中、下)三冊中選擇其早期家書206篇結集為《胡適家書》,是多個胡適家書選本之一;福建教育出版社2016年出版的由陳漱渝先生、姜異新博士所編著的《胡適論教育》、武漢大學易竹賢教授所著《胡適傳》,是本文管窺一斑的憑藉,是眾多胡適研究著作中值得一讀的作品,從中我們可以更深刻地了解胡適之先生,并理解教育的真諦。


作者:孫維平 責任編輯:韓燕玲 實習編輯:趙麗

嘉峪關日報
官方微信

嘉峪關新聞網
官方微信

地摊卖小人书连环画赚钱吗 上证指数走势图东方财富网 陕西11选五任二遗漏 舟山飞鱼直播走势图片 极速赛车全天单期计划 平码资料 家彩网排列三体彩杀码 100送100真人百家乐4倍流水 深圳风采2018056开奖 江苏快3是正规彩票吗 美国股市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