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峪關的石頭部落

來源:2020年05月15日字體:

 站在戈壁中間,仿佛置身石頭的海洋,大大小小的鵝卵石,把戈壁鋪得平平展展。饅頭樣的、餅子樣的、土豆樣的、蘿卜樣的、哈密瓜樣的、雞蛋樣的,圓潤光滑,就像機器打磨出的一樣,甚至掛不住一滴水珠;而有棱有角的,有的玉樹臨風、有的妖嬈多姿、有的五顏六色。這些大自然雕琢出的石頭,在陽光里盡展各種風采。

戈壁,就是由這些大大小小的鵝卵石鋪成的浩渺蒼茫的大海。海水退去,這些光怪陸離的卵石仰兒八叉地攤得到處都是。幾億年前的海水遠走他鄉,但每一個石頭仍然刻著水的痕跡,石頭匯成的光,在酷熱的陽光下、在嘶鳴的風聲里、在各種地皮色的草棵中游走,匯聚成奧陶紀時代海面漫過的光點。戈壁現在的這些礫石說不定就是那時海底的厚巖層,經過幾億年前海水的分化,由巖層變成石塊,由石塊變成大大小小的卵石。

西北風長驅直入河西走廊的時候,石頭便開始奔跑,和鳥兒一起奔跑,和沙塵一起奔跑,和駱駝草一起奔跑,但最終它們還是被風擲了下來,撒得滿地都是,到了嘉峪關這里,便和長城一樣守護在戈壁。暴風過后,有的沙靠風力旋成一堆堆沙山,山頂像鋒利的刀刃,沙山周圍的草被吹跑了,鳥被吹走了,但石頭卻留了下來,一個個探出圓圓的腦袋,耍賴般窩在沙土里,有的滄桑,有的滑稽可愛。能打磨出這種石頭的,一半是時光、一半是海水。時光之水,不知不覺中改變了我們的容顏,讓山川變樣,讓江河易位,讓石頭有了各種鬼斧神工般的模樣。

一望無際的戈壁,均勻撒滿了卵石和沙礫。海水早已經走了,但燥熱枯干的戈壁,曾經是水的故鄉,所以在燦爛的陽光下,一會兒是海市蜃樓,盡顯夢幻戈壁之大美;一會兒是海潮逐浪,就像沖擊石塊的濤聲掠過耳際。滔滔海水走了,留下風的怒吼。于是,億萬年來,戈壁石頭被強勁的風一次次切割、一遍遍吹琢、一點點磨蝕、一年年雕鏤而成為名副其實的風凌石:細小的灰黑葉片樣的,在石藝家的手里變成古代侍女的衣袂,飄飄欲仙;帶著色彩的拼成各種花瓣和一束束玫瑰,讓石頭開出活靈活現的花朵;而那些不規則的戈壁石,也成了宇宙中的記憶,一枝一葉、一顰一笑、一動一靜盡顯萬象繽紛、五彩斑斕?!叭f年練就風骨態,不語沉默意是金”,在這里,你完全能感覺到戈壁的每一片石頭都是有靈魂的,它承載了千年的風雨神韻。瞧,小白螺樣的扭扭石,在戈壁中爬動;蝌蚪般遍地群游的小光石,如剛從泥水里爬出來似的,濕漉漉的;更有玲瓏剔透、孔洞遍生、漏月疏風般的大風礪石,有的形若昆侖,給人一種大氣磅礴之感,有的意如蛟龍,惟妙惟肖。大雪落下來,戈壁中的石頭,像一些張著嘴呼吸的魚兒,咕嘟咕嘟地吸著濕氣,吸飽了吸足了,沉沉睡進白色的雪海里,怎么都不肯醒來。想想看,在堅硬的沙層之中挖出一棵棵帶土的“白菜”、大團大團的紫“玫瑰”,心野是不是如飄進一片禾苗拔節的田園那般愜意?

戈壁不止有石頭,還有草木,還有河流。討賴河就是從祁連山里奔騰而出穿越戈壁的一條河流。湍急的流水、翻滾的浪花帶出大量從高聳的雪山滾滾而出的石頭,就像遠航的一條條船只揚帆呼嘯而至,瞬間將你包圍。這種沿河流而來的石頭,許多竟然有著驚人的畫面。這種畫面,是奇美的天籟之作,是石頭中鮮艷的奇葩,有的像飛翔的燕子、伸頭的金龜、高吠的小狗、翻飛的大鳥,看著看著,就能聽到它們的叫聲;看著看著,就被大自然的藝術大手筆所沉醉。在這個河流里,我樂此不疲地尋覓著一塊又一塊精美的奇石,并根據酷似的圖案分別命名為:“絲綢古道”“戈壁長城”“祁連雪照”“飛天凌空”“西天取經”“昭君出塞”“蘑菇神云”“大漠牧羊”“喜鵲登枝”“太空聚會”“清明上河圖”等,這些畫面石,就是不朽的畫,無言的詩,不敗的花,它們巧奪天工的藝術范兒、多姿的造型、多彩的形象所承載的廣博深厚的文化內涵、所營造的審美意境,讓人仿佛神游于天然的藝術寶庫。

為了安置我覓到的這些奇石,我在家里做了一面墻般的博古架,擺放著我幾十年間從戈壁大漠和討賴河尋覓到的各種奇異的石頭,我給它們分別起名為“九曲黃河天際流”“輕音曼妙溢鳥島”“生活恰是芳林茂”“海上明月共潮生”“山綿水遠霧茫?!薄安试苹隄櫞猴L”“春花散盡五月來”“秋風伴雨陣陣涼”“梅開如星春色來”“蝶飛蜂舞百里香”“好年景帶來瓜豐收”等。每當閑暇之時,要么邀請好友,要么獨自品悟,只要坐在這些精美石頭中間,就能感受到自然地理的氣息,它們有語言、有表情,既有泥土的氣息,也有山川形勝的痕跡。我高興時它們眉飛色舞,我煩悶時它們靜靜陪伴。我的地下室更是被各種各樣的石頭占滿,那也是夏不畏酷暑、冬不懼嚴寒,走戈壁、蹚河流、探山溝,一個一個撿回來的寶貝,坐在它們中間,聽它們絮叨,說冬天的雪、夏天的雨,也說春天的桃紅柳綠、秋天的果熟林黃。

在祁連山川河流,除了奇妙的畫面石,還存貯著無處不在的祁連彩玉。祁連玉被稱為中國五大玉種之一,據史料記載,武威娘娘臺遺址出土的精美玉璧就是新石器時期由祁連玉制成的,是齊家文化的遺存。兩千多年前成書的《山海經》《尚書·禹貢》等古籍中,已有祁連彩玉、墨玉的人文背景和開發歷史的記載。在祁連腳下、在戈壁荒野、在河流深處,只要你會分辨,祁連玉隨時顯現。

石小乾坤大,大地靈氣多。無論是在遠古時期的女媧煉石補天,還是清代文學大師曹雪芹筆下的千古不朽的《石頭記》;大到長江黃河兩岸,小至祁連討賴河流,都有獨特的地域奇石文化。地處絲綢之路和萬里長城交匯的河西走廊中間的嘉峪關這座戈壁城市,更是與石頭分不開的。黑山的石頭上就刻著從舊石器時代到明代的200多幅神秘“天書”巖畫,把“史書”留在了石頭上。而嘉峪關這里因關得名、因鐵礦石設企,因企而建市。鐵礦石當然也是石頭的一個品種,所以嘉峪關人與石頭有緣,每天仿佛就生活在石頭的部落里,酒鋼的工人們每天上班就會用含有鐵礦的石頭冶煉出一爐爐鐵水,再把這些鐵水煉成銷往國內外的優質鋼鐵。而周末閑暇,喜歡石頭的嘉峪關人很重要的事情就是去戈壁看瀚海鋪石,去討賴河觀浪花沖石,去祁連山腳聽細風洗石。

“疊疊高峰映碧流,煙嵐水色石中收,人能悟得石中趣,確勝尋山萬里游?!逼媸猩?,熾熱是人心,看石如看畫,賞石如讀史,只要我們有一顆寧靜的心,就能在石韻中感悟不一樣的人生境界。

    (原載2020年5月12日《甘肅日報》)


作者:劉恩友 責任編輯:韓燕玲

嘉峪關日報
官方微信

嘉峪關新聞網
官方微信

地摊卖小人书连环画赚钱吗 手机股票行情 36选7必出公式 南昌股指期货配资 江苏11选5前三组 短线股票推荐山鹰王子 江西多乐彩11选五 三分彩开奖号码 天津体彩11选5走势图 纵横配资 11选5每期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