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地球》:在科幻的世界里涂抹中國色彩和想象

來源:2019年11月12日字體:

2019年春節期間,國產科幻電影《流浪地球》的票房一路飆升,成為2019年全球第一部超過5億美元的電影,引起了觀眾的熱議。有人認為“《流浪地球》或開啟中國科幻電影元年”;有人認為“《流浪地球》讓科幻大片有了中國視角”;也有人認為“影片中很多具體的故事和情節內容沒有真正通過特效得到展示”;甚至還有人認為影片“在前置情節的設計上,為救地球,以家庭為單位,抽簽決定親人的‘生死’,顯然有悖于人性可以接受的道德底線”,等等。

但是瑕不掩瑜,作為一部具有中國特色的科幻民族電影,《流浪地球》以中國文化獨特的人文理念和中國人易于接受的情感模式架構為思路,將中國人對土地、房子、家園的那份深厚感情,通過建構影像符號和獨特的視覺表達,將各種修辭策略編織到影片故事情節設立的各個環節之中,從而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科幻電影的拍攝僅僅以“人類的科學理論為依據,以理性的方式對人類世界的未來”進行想象的程式化表征模式,將人類對未來世界充滿不確定的想象和感知賦予了一種中國式自我認知閾限內的溫情期許和樂觀體驗。

作為一部科幻電影,該片盡管仍然秉承著類似于好萊塢大片《后天》《2012》等影片固有的呈現方式,即在災難的呈現、面對和拯救等方面著力凸顯影像的視覺快感和感官沖擊,力求通過營造一種緊張、凝重、悲情的災難氣氛,將觀眾帶入一種人類文明即將終結的“末世悲劇”之中。但與《后天》《2012》等影片中所充斥的赤裸裸的恐懼和憐憫相比,《流浪地球》在景觀呈現上卻淡化了這些元素在影片中分量。如全球性的災難只是作為背景出現在各國的新聞之中;杭州地下城35萬人的覆滅并沒有直接的畫面表現,只用人物寥寥數語作了交代;甚至整個冰封的上海城的悲涼景觀都被北京地下城中濃濃的年味予以淡化……影片如此的布景無非是要在情節的設置和表達中擺脫好萊塢固有的那種“巨大悲劇和危機感的情境”,為觀眾創造出一種具有中國特色的視覺景觀:“讓人領悟到電影所承載的中華文化母體中備受推崇的生命意義和價值維度:自然、和諧、情義、仁愛、忠誠、堅忍……”

正如李澤厚所認為的那樣:“中國人很少真正徹底的悲觀主義,他們總愿意樂觀地眺望未來?!泵鎸ξ锢硖祗w的自然衰竭以及由此而導致的曠世災難,善良而故土難離的中國人沒有去尋找“諾亞方舟”那樣的拯救人類的飽含技術理性的工業化器具,而是選擇數以萬計的發動機去推動地球逃離太陽系,這種依托簡單器物拯救地球的想象力和思維方式,一方面展示了中國人“安土重遷,黎民之性”的故土情懷;另一方面也表達了中國人對“愚公移山”那種滴水可以穿石的樸素價值哲學的篤定。帶著地球去流浪,這顯然就是一種再樸實不過的“家國情懷”在當代中國人心目中的期許,如果將其放到世界的寬廣國度之中去思忖,這就是今天我們中國倡導的“命運共同體”;而要以2500年的時間長度來完成地球和人類的宇宙流浪之旅,如果沒有堅忍不拔的毅力和持之以恒的精神氣度是難以完成的,這也在一個側面向世人展示中華民族“生生之謂易”的悠久歷史和文化,即“變易”是為了更好的“生生”,只有保持永遠的動態運轉以及生命體的生生不息,我們才能達到生命的彼岸,贏得“繼續存在”的可能性。

其實,在《霸王別姬》《活著》等影響了一代又一代中國人的經典影片中也有著很直觀的呈現。如果沒有時間來沉淀中國人對民族精神的傳承和賡續,那么中國文化乃至中國精神就不會影響一代又一代人。抑或說,正是由于影片將時間這一飽含中國人價值期許的文化內核附著其上,才使得影片雖經30多年的歷練和淘洗依然能呈現出歷久彌新的價值。在影片《流浪地球》中,2500年這一漫長的地球流浪本身就包含著中國人對時間概念的想象性表達和“天人合一”理念的經典闡釋,即便穿越再多的黑暗和陰霾,中國人也要和世界其他民族的人民努力活下來的果敢。也正是千百年來中國人面對困難時所積淀下的不屈勇氣,讓中國人很少去分析災難形成的原因,而更愿意將精力放置于拯救災難的過程之中去體悟生命的價值之所系。這一點在影片《流浪地球》種表現得可謂真真切切。事實上,淡化災難對人類生命造成傷害的視覺景觀呈現并非都是壞事,但是作為一部科幻電影和商業電影,沒了視覺張力很會削弱市場的認可度和受眾的認同感。究其原因,一方面由于中國影片缺少大規模工業化生產的實踐和技術歷練,另一方面就是中國影片的市場定位過于窄化。正如《流浪地球》導演郭帆所說:“在《流浪地球》中,我們盡全力去降低科幻的閱讀門檻,使觀眾易于接受?!被蛘哒f,導演郭帆從一開始就將《流浪地球》的定位在中國人的視界之內,也就是說他不敢輕易挑戰中國人普遍認可的情感和價值底線。當然,也正基于此,《流浪地球》雖獲得國人的一致贊譽,贏得了超越想象的票房收入,但影片跨國性拷貝并不火熱。

哲人講:“一種文明的生存之道就是一種文明的生長方式和維持存在的方法論?!睂ⅰ读骼说厍颉吠磕ǜ嗟闹袊?、色彩和想象從而取得最大的成功,就在于導演郭帆找到了“契合中國人情感與審美的內容,以及勾連情感認同的契合點”。在中國人的視覺感官體驗中,如果植入過多的西方式元素往往會讓人覺得有很強烈的違和感。這也就是為什么影片在顏色的選擇上青睞于紅色,在衣服的選擇上青睞于工裝的原因。這些很符合中國人的情感認知和文化認同。再比如影片中的“北京第三區交通委的行車安全提示”,從表面上看好像有一種調侃、戲謔的味道,實際上很符合中國人日常生活的意義感和價值感,不僅能夠強化中國人過去幾十年文化記憶的心理認知和情感期許,而且還能產生一種間離而親近的觀影效果,有效地避免了因情感價值相違而造成的疏離。事實上,包括近年來引進的很多美國好萊塢大片,為什么那么有視覺沖擊力的影片會造成觀影期間觀眾的昏昏欲睡,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觀眾對影片所要表達的情感和價值不認同,或者說得直白一點就是看不懂,只覺得場面很精彩。如果說《流浪地球》是一部中國硬科幻電影的話,那么我們只能說它是一部借鑒了好萊塢影片設計的形式和方法,而將更多的中國觀念和中國精神植入其中的能夠引起中國人產生強烈情感共鳴的中國式科幻“創世神話”,可以說《流浪地球》飽含著中國電影鮮明的生長方式和維持其存在的方法論。

“一切事物的生死意義最終都在于文明的生死?!弊鳛橐徊恐袊降目苹秒娪?,《流浪地球》盡管在邁向國際科幻電影的征途上有著這樣那樣的不足和缺陷,但是一部真正世界級的科幻電影要想走向世界,他的生命體系中必須有著人類對情義和責任的表達和期許,否則即便它的形式和外表再華麗、再光彩照人也是有著精神缺陷的,因為它缺乏休戚與共的“共命感”,過去是,現在是,將來也一定是。


作者:楊亮 責任編輯:韓燕玲

嘉峪關日報
官方微信

嘉峪關新聞網
官方微信

地摊卖小人书连环画赚钱吗 下载炒股软件 宝博棋牌app下载 四川金7乐电视走势图 gpk钱龙捕鱼怎么没有试玩版 国投资本股票行情 多乐彩大赢家破解版 捕鱼大亨礼包 大地棋牌新版下载 精准一尾中特公式 金融界股票论坛首页